日本人流传的巴西柔术之发展

2018-06-26 01:31 作者:admin 来源:古武网


    巴西柔术的发展

    格雷西兄弟有几大优势,这使他们能很快发展他们的武术。其中之一就是人数优势,有四个兄弟投身于柔术。这意味着不缺乏练习和提高技术所需的训练同伴。四兄弟有了许多孩子,他们中大部分热衷于学习和教授柔术。他们依次又有了众多同样继承家族传统的儿子。众多的家族亲密学生集合在一起,你会发现,格雷西家族像一个徒手格斗领域的研究团队。另一个优势就是时间,格雷西家族以教授柔术为生,所以可以把全副精力投入到学习和研究之中。例如,艾里奥·格雷西就以历时数年,花费大量的精力提高和改进技术而闻名,一直寻找对力量和身体的最有效运用。再一个优势是,缺少体型优势,格雷西们都是瘦小的男人。平时,人们不会认为这是格斗的优势,但是缺少体型优势迫使格雷西男孩们大幅提高技术,使他们着重于完善技术,并以此作为取胜的关键。格雷西们拥有的第四大优势就是他们的自主性。强烈的传统观念在传统武术中是很常见的。对武术的改革常被消极地认为是古代大师们原始结晶水平下降的表现。因为格雷西们主要运用的是他们自己的技术,他们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除了他们自己。从不需要尊重传统意味着他们有增减技术的绝对自由。有效才是全部的标准,而不是过去的传统和敬仰。除这些优势外,巴西柔术发展和成功的原因还有待我们进一步探讨。
 

    格雷西家族的贡献-超越嘉纳的限制

    前田教给格雷西的古典柔术和柔道有多处革命性的部分。前田不仅展示了柔术和柔道的技术,还有自由对摔的新方法,或者称为自由式训练。格雷西们创造性的贡献在于,他们拓展并改进了技术,训练方法学,柔术和柔道的策略,并在这个过程中创造了革命性的新武术,这个过程部分违背了嘉纳武术训练的某些限制。我们已经知道嘉纳不热衷于人体格斗技术。作为一位大众教育家,他更热心于国民道德和社会发展,并认为柔道训练是国民社会发展的一部分。柔道注定要变得安全,这样就能全民参与。

在力图使武术成为功德和社会教育的一部分,使嘉纳开创了一个完美的社会工程,但是,他不得不对柔道格斗术的危险部分加以严格限制。嘉纳去除了格斗和缠斗中训练中太多的危险部分。为了避免训练受伤,只有对肘关节的降伏控制技和勒绞控制才被允许。压击面部是违规的。击打只在套路表演中练习,从不是自由对摔的一部分。学生一定要穿道服训练。作为有着奥运精神的观赏性运动,人们更关心令人赏心悦目的投摔技而不是有效的地面缠斗。这造成了对地面缠斗日益加剧的歧视。由于裁判的干预,比赛者只能在地面很短的时间,然后重新站起。作为道德规范的一部分,在挑战赛事中与其他武术格斗是被禁止的。在如此严格的限制下,柔道很难像一门纯粹的格斗术一样继续发展。

    社会的,道德的,和审美的要求阻碍了缠斗格斗效用的发展。格雷西家族看到了这些限制的负面作用,并把它们彻底抛弃。他们关心的不是社会教育,而是格斗效用以前田为榜样,他们参加挑战赛和MMA赛事,以此作为发展他们武术的方法。有趣的是,当格雷西们首次登陆北美,继续他们的挑战赛和MMA格斗的传统时,众多的武术家从同样的社会的、道德的和审美的立场上评论他们,而格雷西们早已把他们抛弃。

    格雷西开创的另一进步在于他们发展的实战技术。我们已经知道,部分原因是格雷西们体形瘦小,这要求他们创造出更能有效运用杠杆原理的技术来获胜。但,这仅仅是部分的原因。与它的母术相比,巴西柔术有不同的规则系统和策略,这意味着在训练和格斗中,众多新的情况和困境出现了。只有发明新的技术或更改旧的技术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发明和改进历经数年的辛苦研究,并延续至今。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柔道中,如果一名选手被对手从下以手臂锁困住,只要他成功站起,裁判就会中止比赛,两位选手重新从站立姿势开始。结果,防卫从下手臂锁的技术不是很需要了,因为只要站起,你就会被裁判救下。然而,在实战中,即使当对手站起时(这在现代MMA赛事中经常发生),从下的手臂锁一样能被成功运用。意识到这个事实,在巴西柔术中,当被对手从下的手臂锁困住的选手站起时,比赛还会继续。结果,就直接需要一套解脱这种手臂锁的技术。格雷西们就花费时间发明了这些技术。就这样,规则的改变要求技术的发明。

    格雷西们吸收的第一个显著改变就是,解除了嘉纳自由对摔的限制。我们已经知道,嘉纳在Kokodan研究出了自由对摔法,这使柔道与只以套路训练的古典柔术较量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然而,嘉纳忧虑练习的安全性,结果就严格限制了学生在训练中所允许用的缠斗技种类。所有的腿锁、扭颈(neck crank)、脊柱锁、肩锁,肌肉压制(muscle crushing)和错面(cross-facing)都是违规的。然而,这些是非常有效的格斗技术。除去这些技术,学生就失去了许多格斗能力。还有,如果他们对抗确实用了这些技术的敌人,不熟悉这些技术会使他们容易受伤。通过把这些技术加到嘉纳的自由对摔里,格雷西们使他们的武术更有效用。除去这些对技术的限制,自由对摔更有格斗感。

    格雷西们吸收的最大的单个创新,同时也许是巴西柔术在MMA赛事成功的最主要因素是发展了一种简单但极有效的通用格斗策略,并采用了一种能反映这种策略的运动评分系统。根据前田的经验,格雷西们意识到,在实战中,把对手摔倒在地,在很大程度上除去了被击打到的危险。同时,对手处在不熟悉的环境,而巴西柔术的学生却熟悉。所以,把对手摔倒在地是非常有用的技术。这个事实在格雷西们发明的运动评分系统中体现了出来,一个干净的摔法能得2分。一旦格斗进入地面,经验表明两个斗士会进入层次分明的位置。就击打或降伏对手而言,一些位置有巨大的优势,有些位置可能是灾难性的,主动给对手太多优势。然而,有些则差不多是中性的,双方谁都没有明显优势。例如,假设你在对手身下,只要你用双脚夹住他,你仍可能对他施加相当大的控制。从此,甚至可以降伏对手或将他摔倒到对你有利的位置。另外,这是他很难有效地击打你,因为你能用双臂、双腿格挡他的击打。然而,如果对手从你双腿中脱身到你的一侧,他会摆脱你的最佳防线,转到能击打你、降伏你的位置,或者进一步获得更好的位置。在评分系统中,对手的这个成功会获得2分的奖励。如果他跪倒你的腹上,并坐起,他会获得真正的支配位置。在这个位置,他能随意的击打你并轻易地施用降伏控制。在评分系统中,这会被奖励给3分。

    在巴西柔术中有许多的得分方法,每种都代表在实战中会有利的位置变化。通过在这个评分系统下训练和比赛,这个在实战中被证明很有效的策略融入到学生训练和缠斗的习惯之中,使他们每日的自由对摔都是为实战做良好的准备。赢得比赛最关键的方法是降伏技。无论你在分数上落后多大,只要你使对手投降,你就赢了,这也是实战的一种反映。勒绞货关节锁能产生降伏。在位置层次中不断进取,进入控制、压制、结果对手的位置,这就是策略,是巴西柔术系统的创新核心。这是所有缠斗中最接近实战格斗的评分系统。一旦这种训练方法学被运用,形成习惯,使学生为MMA比赛做好准备只需要一小步。所有的基本策略和技术的习惯已经养成了。

 

    历史记录

    记录显示,格雷西们对柔术的改革和提升造就了在MMA比赛中无可匹敌的格斗术。从早期的卡洛斯、艾里奥开始,经过二代卡尔森、罗斯,到当前的一代瑞克森(瑞克森˙格雷西(身高178),長年爭戰於巴西柔術比賽和沒有規則的地下聯盟,寫下連續400勝的神話,曾打敗的對手從柔術、柔道、摔角、跆拳道、泰國拳、拳擊、空手道選手都有,更誇張的是常有200公分以上的選手,在他面前不堪一擊。1998年日本UWF格鬥技冠軍-高田延彥(曾擊敗長州力、摔角史上4冠王-貝達戰士),向巴西瑞克森下戰帖,特訓一年的高田信心十足,但在東京巨蛋近十萬日本觀眾的眼前,比賽僅開始15秒,就被瑞克森以腕部逆十字固定徹底擊敗,其後高田不服輸,隔年又兩度挑戰瑞克森,但仍為他手下敗將。)、Rorin、Royler、霍伊斯(Royce)、拉尔夫(Ralph)和Renzo,格雷西和他们的学生们在开放式MMA赛事和挑战赛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赢得了世界声望。我们的历史分析已经揭示了这成功的的几大原因。

 

    巴西柔术的武术研究计划

    我们队巴西柔术的历史的发展的分析揭示,格雷西们忙于大量的研究计划,发现了最有效的徒手格斗形式。他们拥有大量的时间、热情、自主性和创新精神。历经数代,他们积累了丰富的信息和知识,所有都经过了实战的检验。这是武术史上前所未有的私人研究工程。

    巴西柔术沿着科学的道路发展。众多的研究者(格雷西及其学生们)努力去回答一个被清晰描述的问题(武术的基本问题)。这些研究者不满足于仅仅的理论证明,而是寻找他们理论的实验证据,并愿意在铁证面前抛弃或修改已有理论。。这个研究计划没有被意识形态差别、道德、民族性或审美等分散因素破坏,而是一直保持客观性,全力研究手上的问题。

    这都与常沿着谬误路线研究的传统武术的历史形成鲜明的对比。下面我们看到一个典型的毫无清晰目标的研究计划。武术和社会影响常常混淆武术到底是一种生活方式还是格斗术,是道德指导还是格斗指导?

    这样的“研究组”常是单个人或小组,单独工作。所以,不像有高度目的性的大组研究人员,很少有交换思想的机会,从事计划的人想法越多,越可能产生新想法,挑战旧思想,促进发展。在传统武术中有不健康的权威专制。对年龄和传统的崇拜一定程度上会扼杀进步。人们对古代的思想有着荒谬的信奉,原因就是因为它们是古代的。还有对传奇和神话的迷恋。此外,明智的人会接受最古怪的超人事迹—以一敌十和充满疑问的譬喻的理论—作为他们武术的一部分。

    在现代,武术中不会有这种荒谬的元素的容身之地。巴西柔术的发展没有这种错误混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