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正统练气方法之北魏医僧昙鸾法师服气法

2018-06-19 15:08:56 作者:宋著作佐郎张君房 来源:宋1029年云笈七签


    此昙鸾法师服气法,是北魏医僧昙鸾所写的练气之法。
    初宽坐,伸两手置膝上,解衣带,放纵肢体,念法性平等,生死不二,经半食顷,闭目,举舌奉腭,徐徐长吐气一息二息,傍人闻气出入声,初粗渐细,十馀息后,乃得自闻声。凡觉痛痒处,便想从中而出,但觉有异,渐渐长吐气,从细至粗,十息后还如初。
    或问曰:初调气何意从粗而渐细,将罢何意从细而入粗?鸾答曰:凡行动、视盼、饮食、行坐、言语,是粗也桑榆子曰:凡修气,学者未服及服罢,于饮食言语,盖常事也,鸾公欲使两相接会,不令其首尾陡异也;凡睡寤后,复如前系念,如虎衔子,莫急莫缓,不问寒温,室中先净,所住使心不乱,静其腠耳。
    又曰:四大不调,何以察之?当于脣口察之。冷为风增,热为火增,滑为水增,涩为地增,不冷不热、不涩不滑为调和。又:声为风增,动为喘增,痒为热增,涎灾水增,不声不喘、不痒不涎为调和。又:心烦为热结,忧悸为喘结,志荡为水结,不烦不乱、不悸不荡为调和。四大不调有二,或外或内。寒热、饥虚、饱饫、疲劳,为外起;名利、喜怒、声色、滋味、念虑,为内起。凡气节量,一任自然,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而已。但能不以生为生,乃贤于养生也桑榆子曰:诸经皆言吐纳不欲自闻其声,而鸾皆言初粗而渐细,后细而渐粗,始甚疑之,及睹下文,云一任自然,则知辟粗细之渐行,是为最下乘者设,不欲使之与自然争力也。然必以微细,自不闻声为上,从细微而至无息,即胎息之理尽矣,恐学者功至之后,犹拘牵文字,著于粗细先后之门,返与自然为敌,良可哀也。如此,又焉得不为之明辩。

    昙鸾,南北朝北魏医僧。一作昙峦。生于北魏孝文帝承明元年( 476年)。雁门(今山西省代县)人。圆寂于东魏孝静帝兴和四年( 542年)。还有一说圆寂于北齐天保五年( 554年)以后。昙鸾自号有魏玄简大主,受到南北朝帝王和朝野僧俗的尊崇。魏孝静帝称他“神鸾”;梁武帝称他“肉身菩萨”。他一生弘扬净土思想,奠定了净土宗立宗的理论基础,是一位杰出的净土宗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