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圆周的圆是截拳道的道心哲学

2018-06-07 11:06:08 作者:李小龙 来源:古武网整理于网络


    截拳道的终极绝非在琐碎、零落的一招半式的技巧上,而是心灵极高的孕育与肉体发挥至极限的锻炼。问题不在发展新的招式上,而是回过头来发掘我们遗忘在后面的。而这些却一直是与我们同在,从未曾丧失过或受到歪曲过,除了我们遗忘了它们的错误外,它是一无受损的。截拳道不单纯是在技巧上的,更重要的是它对心灵的探究与锻炼。截拳道的技巧犹如没有圆周的圆,动亦犹未动,紧张又犹如松弛,能视察外物之生息,而又全然似不注意,无任何的目的,无任何有意识的算计,没有期盼没有预先——简言之,如婴儿般的率真,而又能使计谋、欺瞒与敏锐的智慧。

    远离圣哲返璞归真地趋向平凡。一旦知晓彼面的情形,又能回返到此面来。无所谓教与不教,一个人的思想持续不断地由外界现象事物中分离,而犹身置此现象中。人到了忘我之境界,自身与外界亦皆消失了。一个人除非消除他自己精神上的一切障碍,否则是无法进步的。必须使他的心灵处在一种空无一物的状态,甚而将其原有的技巧本领清除才可。愈能知觉,愈能感性,必愈能放出自己所学的,如此可常心灵的清新与未受昔日的污染。

    所有的训练均可随风飘逸,一心灵全然不知觉其从事系为何,自我消失不知所踪,此亦截拳道之完美的意境。学习技巧之当时亦同时在智慧上增进自己,理解禅学与截拳道的哲理为何。一切均需求真,一切皆是空的。在截拳道中,所有的技巧必须忘却,以无意识来应付情况。如此技巧自可同时地运用自如。以无法为有法。忘却你已获得的知识与技巧,使自己完全处于空灵之中而一无障碍。学习固然重要但绝不可成其奴隶。最重要的,不要运用任何虚幻不实的。任何技巧,无论多好,多有价值,倘若心神为之所困,亦可能变为一病。

    六病:

    1求胜之心。

    2以技巧狡猾胜人之心。

    3欲倾其全部所学之心。

    4欲威吓对方之心。

    5欲求消极防御之心。

    6欲除去自己所受病之心。

    “欲求”系一附属物。“欲求而不欲求”亦是一附属物。欲不为之附属,即须能自由,无论正与负。涅磐系知觉的无知觉,无知觉的知觉。此亦其真意。行为系如此的直接与急切,使思维几无用途反使行为片断。

    精神无疑的是我们存在的控制因素。此不可见的权位控制了我们在外界情况发生时的一举一动。因而他是极端的活动的,永无止息。保持此精神的完全自由状态,不为任何所附属。做你自己的真正主人。是自我的意识严厉地阻止了外面来的影响,亦是此自我的意识使我们可能接受任何在我们面前的事物。艺术存在绝对自由所在的地方,若非如此,则将无法有创意的产生。欲求一真纯之状态,于之将无否定或接受,只见何者为是。只有理想而无方法则全属幻影,生成系存在的否定。

    真理变成一种法律或一种信念,障碍于知识之途上,而手段又将真理局限在内。如何打破这局限,求真之道?

    回忆与预知系知觉之特质亦是人与兽之所以不同之处。一旦行为直接关系到生与死,此不得不断除此种特质,以求快速的行为与清明的思想。行为系我们与外界事物的关系。行为不是对或错的问题。惟有在偏颇时方有所谓的对与错。勿使自己注意力受局限,洞悉外在发生的情况。

    不予思想犹如思想。观察技巧犹如未曾观察。善用艺术以为研究“道”之进步的途径。

    所有的截拳道动作均是由虚空中产生。心灵亦只是一此虚空所予的名称罢了。空是不为任何自我为中心的动机所影响。空是真挚而无虚饰的真与直,在它与动作中未容许任何的存在。

    截拳道在阴阳合一时即已存在。截拳道绝非是只偏于某一方面的,惟有整体的武术方可应付任何的情况。

    当心灵如流水时,月亮沉溺其中,一度可动又不动。水是不止的动的,而月却仍保持其稳静不动。心灵虽可因外在大千世界而变化,却亦仍维持不变。静止中的静止并非真的静止;惟有在动中的静止方是静止。空无一物是无限制的。正如最软的东西“水”是无法抓住的一般。求返璞归真的境界需消却心中的精神的与欲望的魔障。

    能练到单凭眼便能吓退人吗?由眼到臂到拳是多耗时的动作啊。使自己的眼更敏锐,以迅速地与见的相配合。视明是心灵的作用。

    由于一个人自我的意识过于明显地表现的结果,常会与他的动作技巧的表现相干扰。因此一个人需能先除去此等自我意识的障碍,惟可有所表现。心灵必须广开以自由地思想,一个受到局限的思想往往无法有自由地思想的。一个集中的心灵并不可谓之为专注的心灵。惟有处于知觉状态的心灵方可谓之。知觉是无所不包括的。

    不紧张却是心有准备,不是妄想亦非梦想,非固定的却是可变的。整体而寂静的存在着、警觉着,随时准备任何可能发生的。

    一个武术家需随时能警觉地应付相互变化的两面。一个武术家需能经常维持其心灵使之处于一种空无一物的状态,方可使其自由的行为无由受阻。滞留的阶段系心灵犹疑而迟留之境。常会阻止思想的流畅。

    一个受迷惑的心灵系智识受过分重负之影响,因此它无法不停止或反应出自我的移动。轮子惟有不过于附着于轮轴上时方可运转自如。一旦心灵是紧密地固守着,此种感觉将存在于每个动作之中,无法瞬间有效地发挥。

    一旦心灵限于一中心,自然它是不自由的。它亦只能在此中心内自由罢了。一个人一旦孤离隔绝了,他亦就是死了,他麻痹在自己思想的城堡内。一旦在完全知觉的状态下,对方的欺瞒是不可能的。一旦一无障碍时,截拳道家动作当可像闪电般的快捷,像镜中的反射影子般地速捷。但实质上未受限制或固定时,是无改变轨道之时,一个人方可知无法之法,无形之形为何。一旦心灵附属一种形式,自将无真途可寻。

    截拳道并非建立在技巧或说教的基础上的,它只是表现真正的你罢了。惟有不受中心,圆周局限时,方有真性可寻。一旦能完全自由地表达你自己,你将是无形的形,又适于所有的形。